世纪佳缘订阅号
情感 > 情感驿站

她和渣男的那段情

2019-09-20         文章来源:我是九爷

8 2920 分享到:

  原创: 我是九爷

  1

  郝敏在滨河小区租了套两居室。

  租房的原因特别有说服力:陪读。

  郝敏儿子考到了一中,在滨河小区对面。郝敏别的帮不上儿子,陪读做好后勤工作是必要的。反正郝敏的工作是网店客服,在哪里干活都一样。

  但只有郝敏自己知道,儿子只是原因之一。

  她之所以这么迫不及待地搬到这儿来,还因为滨河小区里住着一个男人。

  男人是郝敏的情人,叫吕远。

  两人算不打不相识。

  当初,吕远在郝敏做客服的网店,买了台腰椎治疗仪。也就刚收到货没俩小时,便申请了退货。

  聊了几句郝敏大致明白了,吕远那台治疗仪是买给他爸的,地址也是他爸的,本来以为八百多能买个很高级的东西,收到之后一看……吕远爸说,也就是个带加热功能的人造革靠垫,太能忽悠人了。

  郝敏有点儿头大,那款机器是老板刚接的新产品,质量确实一般,但利润很大。老板跟客服说,能哄住买家不退的,发奖金,劝不住扣钱。

  但吕远真心不好唬,说他已经注意到发货地址是同城,要是郝敏不同意,他就直接把货送过去。再不行就打12315。

  一点余地都没有,打出来的每个字都冲得要命。

  那天郝敏来大姨妈,情绪也不好,一生气跟吕远吵了起来。

  最后吕远说货他不退了,转而截屏后给了个大差评。

  郝敏傻眼了。

  悄无生息地退货老板都不乐意,这个差评出来,老板还不炸了!一急没准儿把郝敏给开了。

  郝敏赶忙就打了吕远电话,各种道歉,央求吕远把差评给消了,她马上处理退货。但吕远倔得很,怎么说都不松口。

  最后郝敏一着急哭了,说看在一个单亲妈妈不容易的份上,您就行行好成吗?这个月我跟儿子的生活费都没赚够。

  是苦情,也是实情。郝敏一般不提这个,那天是逼急了。

  那头吕远突然不吭声了,过了好半天才说,差评已经消了,你也别哭了。

  然后把电话挂了。

  郝敏赶紧去看,果然。

  郝敏感动之余,再次拨了吕远电话说,无论如何这件事我得谢谢你,我请你吃顿饭吧,您算帮了我一个大忙。

  那头吕远有点意外,不用了吧。

  郝敏说就这么定了,后天。后天下午我不上班,我看您收货地址咱们离得也不远,那附近就有家小川菜馆,不知道对不对你口味。

  吕远犹豫一下,说那行吧。不过还是我请,你也不容易。

  郝敏没再坚持谁请,这是小细节,重要的是她真的很想和吕远见一面。这男人看着脾气挺爆,但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。

  像这么善良的男人好像不太多了。

  4

  后来郝敏也觉得自己其实有些冲动,客服和买家,根本没见面的必要。

  但她真还就约了,而吕远也真准点儿来了。

  说到底,大概也就是男女之间某种神秘的感官作祟吧。

  吕远带着所有不惑之年男人的明显特征,轮廓不再棱角分明,刚刚好的皱纹,微微隆起的小腹,略显疲惫的眼神……

  唯一的,发际线没有后移,头发依然浓密。

  五官端正,穿简单的蓝T恤和深色西裤,黑皮鞋,蛮干练。

  第一印象不错。

  吕远对郝敏第一印象应该也不错,郝敏也三十六七了了,但看起来很年轻,像三十出头。身材也不错,没发福,小腹平坦。

  穿衣风格虽然不是特别时尚,但很大方,一款浅灰色棉麻裙,跟郝敏气质很相称。

  坐下来的时候,郝敏清楚地在吕远略显疲倦的眼神里,看到了一丝光亮。那么明晃晃地一闪。

  那一顿饭,彼此近乎毫无设防地、把前尘后世能想起来的事情都说了。

  尤其郝敏,男人病故后,这些年她带着儿子,慢慢习惯了坚忍,习惯了隐忍,早已经不再倾诉。不知怎么,对着吕远她就说了那么多。一直说到晚十点,儿子补习班下课给郝敏打了电话,郝敏才反应过来,不早了。

  吕远坚决抢着结了账。郝敏没争,她有种感觉,跟吕远来日方长。

  后来又一起吃了几顿饭,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。

  那时候郝敏已经知道了,吕远有老婆,但跟老婆分房两年多了。吕远老婆太强势,向来得理不饶人,也嫌吕远窝囊不上进,一直嚷嚷着等闺女考上大学就离婚。

  郝敏亲耳听到过,吕远老婆因为找不到一份文件,非说吕远失手当垃圾扔了,在电话里让他有多远滚多远,说她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他。

  吕远当时面无表情地说了一个字,好。

  类似的情形,给了郝敏越界的勇气——虽然郝敏的男人已经没了四五年了,但她一直一个人过,她不是随便的女人;吕远也不像随便的男人,如果日后吕远真能离婚……也算是迟来的缘份吧。

  5

  在一起后,吕远隔三差五会去郝敏那里。

  从来不空手去,也不买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,每次都把郝敏家冰箱全部塞满,空了再塞,一蔬一饭地体贴着郝敏的日子。

  也从不给郝敏说什么承诺,都是些天冷加衣、下雨带伞之类的平常叮咛。

  反而让郝敏心里踏实温暖。

  也慢慢地更了解吕远老婆的强势。有一次,郝敏看到吕远左脸到下巴,全是清晰的指甲挠痕。追问之下,吕远苦笑着承认是他老婆挠的。

  郝敏惊讶又心疼,一会儿拿冰一会儿拿热毛巾,一时间有点手忙脚乱。又愤愤:她怎么能这样?

  吕远再次苦笑,年纪大了已经算好多了,年轻的时候,差不多天天顶着指头印子去单位。

  不过也不能全怪她,她比我能干,比我努力,比我挣钱多,家里房子车子都是她买的。嫌弃我,正常。

  郝敏没吭声了,心里酸酸的。

  命运就是这么操蛋,你视若珍宝的东西,在别人那里只是草芥。你想捡回来供着,却还不知道捡不捡得着。

  也就是那天,一场热烈翻滚之后,吕远用一种近乎喃喃的口吻跟郝敏说,后半辈子,他一定要跟郝敏一起生活。

  像说给自己听,也像说给郝敏听,更像是说给生活听。

  所以才可信,才更像誓言。

  却没想到吕远会突然消失,从郝敏生活里一下子就没影了。

  先是微信不回,跟着微信就发不出去了,再接着发现电话被拉黑,再接着……

  郝敏跑去吕远上班的超市打听,吕远竟然辞职了。

  6

  郝敏先是不敢相信,然后如坠冰窟。

  她跟吕远虽然来往了一年,但这种关系见不得光,他们之间也就没有彼此熟悉的第三个人。

  郝敏想找吕远,就剩了一个途径,去他家。

  吕远住滨河小区,郝敏也是无意中知道的。之前她从没问过他,他也没想起要给她说。那天是郝敏生日,吕远带了两瓶红酒过去,吕远酒量不行,喝了几杯话都说不周全了。

  没法留下来住,郝敏又不放心吕远自己走,便打车送他。出租车司机询问地址时,吕远大约是醉得厉害,含糊着连楼号都说了。

  就这么着郝敏知道了吕远住滨河小区11号楼。

  当然郝敏只把吕远送到小区门口,然后塞了二十块钱给司机,让他送吕远到楼下。

  吕远消失的头几天,郝敏还着急过,担心吕远出了意外。但从微信删除电话拉黑又辞职这一系列事情,郝敏确定了,吕远是有预谋的。

  她郝敏大概真看走了眼,碰上一个披着人皮的……渣男。

  可无论如何,郝敏咽不下这口气。她想揪着吕远的衣角,盯着他的眼睛,问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。哪怕是死,也该死个痛快不是?

  碰巧,她要给儿子陪读,有个能租住滨河小区的机会,郝敏赶紧地就来了。

  还特意租在了7号楼,就在11号楼的正对面。

  但奇怪的是,儿子开学个把月,郝敏也在滨河小区住了个把月,却愣是一次没遇见吕远。

  她每天故意不故意地也会下楼个七八次吧,买菜,倒垃圾,小区散步,前头溜达到后头,却从来没碰到过吕远。

  过了俩月,还是没有。

  郝敏开始怀疑,吕远可能不叫吕远,也可能根本不住这里,那个人渣没准那次也没喝多,滨河小区只不过是他随口编的。

  终于忍不住,鼓起勇气跑到物业去查。情况没那么糟,但也好不到哪儿去:这儿确实有个叫吕远的业主,也确实曾经住在小区11号楼,但几个月前已经搬走了,原因不详。

  郝敏彻底泄了气。吕远还真是高手中的高手,说消失就消失,连个蛛丝马迹都不留下;再想想他只花了买菜的钱,就白睡了她一年多,还把她感动得什么似的,她更是恨得牙痒痒。

  她郝敏就是个大傻X。

  7

  三年一晃过去,高考结束,郝敏开始搬家。

  用自己的小电动车搬的。东西不多,拿最后一趟时,刚出楼道,郝敏愣住了。

  对面11号楼正对的单元门里,她看到了吕远。

  确切说,是吕远用轮椅推着一个女人,跟她面对面地出了楼道,擦过她的电动车朝前走去。

  吕远没看到郝敏,或者说压根没留意。因为他正集中精力推轮椅,连头都没抬。

  然后郝敏就那么看着吕远推着女人——是吕远的老婆吧,看年纪是。看他们一点点朝小区后面的花园走去。

  郝敏怔了片刻,又一个半老太太从楼上下来,手里拎着零食、水和一件外套,眉目跟吕远老婆有点像,应该是吕远的岳母吧。

  郝敏灵机一动,上前打了个招呼,那个,阿姨,老吕两口子是今天回来的吧,好像很久没见着他们了。

  阿姨很健谈,叹了一声,是啊,这不是俺闺女出车祸腿撞断了吗?老吕就辞职了带她回俺那儿住了。老家人多,能帮着照应。这两天是来医院检查,闺女说想顺便回来看看,这才来住几天的……要说他俩也挺奇怪,以前天天吵天天闹离婚,可闺女出了这事儿,俩人反而好了,老吕给她端水喂药,陪她按摩散步,唉哟好得什么似的……喂你和老吕挺熟吧。

  郝敏回过神来,呃,熟,不光是邻居,以前还是同事。

  阿姨又叹一声,俺闺女算是遇上好男人,换了别人,早八百年就窜了……

  这时候吕远在前面回过头大声喊妈,阿姨应着走了。郝敏怕吕远看见她,赶紧侧过头,把最后一纸箱餐具放到电动车后面,骑回了以前的家。

  郝敏骑得飞快,六月天吹得都是热风,还是吹出了郝敏满眼的泪,最后不得不停到路边去擦。

  吕远不想她知道真相,这才从她生活里咯噔一下消失吧。他以为这样就会让郝敏死心,就能当他是渣男,就会越早放下。

  却不知道,女人会因为不甘心,越发放不下。

  但郝敏已经不想再跟吕远当面论短长了。她能想象吕远老婆出事后,吕远做出选择时内心的纠结。老婆都撞成那样子了,吕远如果能自私些,即使不离婚也可以左右逢源,在老婆那头扮演不离不弃,在郝敏这边享受鱼水之欢。郝敏未必拒绝,她只是个普通的缺爱的女人,否则不会在名不正言不顺时就跟老吕靠近。

  退一步,他至少也可以跟郝敏讲清楚实情,以大义的形象搏取她最后的眷恋不舍。

  但吕远没有。不管是出于对他老婆的爱也好,还是责任也好,他选择了尽一个丈夫的义务;也不管是出于对她郝敏的爱也好,还是责任也好,他选择了以渣男的形象从她的生活里消失。

  他也许对郝敏并非百分百真心,他也许仍不能完全脱掉渣男的嫌疑,但至少,他在那场世俗的权衡里,并没有为了利益而扔掉其它。所以此时的郝敏是感恩的,感恩命运没有让她永远蒙在鼓里。如此,郝敏才会知道,那段情、那个男人并没有她以为的那么不堪。那一年多的温暖,那些平淡的甜蜜,还有吕远消失后她的纠结与心痛,花费的时间和精力……也都有了交待。

  然后郝敏停在那里笑了笑。

  所有对的,错的;好的,坏的;应该的,不该的……就这样一笑而过吧。

  作者九爷,专写两性小说,致力于性与男女关系的剖析。更多爆文详见公众号:我是九爷(qingaishitang)


声明: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,欢迎咨询情感事业部专业咨询师微信: lqy13621208209(海燕老师)

8 2920 分享到:
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,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
匿名 表情

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!

  • 新罗公子 2019-09-26 10:14:00

    如果说物以类聚,可能很多人不会理解。因为有个因果在。

    回复
    匿名
    2019-09-28 10:09:24

    说的对

<1>